Home » Blog » 成功發表論文、投稿期刊 » 同儕審閱者關注文章英文表達而非評論想法

同儕審閱者關注文章英文表達而非評論想法

作者: Steve Wallace


發布日期: 2012 / 8 / 29,

14518

人已瀏覽.


同儕審閱者關注文章英文表達而非評論想法

華樂絲現在有提供論文編修翻譯預付方案!請洽詢:02-25555830了解更多!


喜歡這篇文章嗎?一起分享給朋友們看看吧!

提問:「我的文章審閱者較關注於評論與修正英文的對錯而非論文的內容,我花了數個月撰寫這篇論文,而超過50% 的評論都與英文有關,我瞭解自己需要改進英文,然而,審閱者不是應該針對如何改進我的研究內容給予更實用的建議嗎?」

中山大學博士生 F-D, H.

 

回答:

 

這個問題相當有趣,目前在各個國家及學術領域裡都受到爭論。我不斷地思考這個問題,並相信探索這個問題將有助於我們更瞭解審閱的過程及其瑕疵,這也更突顯在寄送期刊之前,檢查英文內容及學術領域寫作規範的重要性。

 

對於經常閱讀及審閱學生論文的教授而言,這個問題也具有啟發意義。

 

作為編修公司的我們,無疑也能從審閱者對英文文法的評論中整理出一套規則,並且協助台灣學者避免這樣的錯誤。但是,我們更希望台灣學者能成功發表論文,也希望學者們能更瞭解這個現象並能思考其背後的原因。

 

每位審閱者皆具備自己審閱領域的獨特專業知識,然而,這樣的專長經常浪費在修正英文文法上。

 

我們所要探討的是:為何我們持續地見到審閱的學科專業知識被應用在編修的任務上,以及為何這個做法相當難以改變。

 

我們將從下列幾點來切入說明:

 

  • 如何學習寫作
  • 如何學習審閱
  • 如何請求審閱
  • 我們如何學習寫作

 

請想想看您是如何學習寫作的

 

如果您的學習經驗是如同國中生及高中生一般,那麼您的老師應該有試圖鼓勵您以情境脈絡與目的為前提來進行寫作。令人遺憾的是,老師們最終使用的評分標準都是根據結構、詞彙的使用以及文字排版,這樣的標準疏忽了文章如何符合寫作的目的以及滿足讀者的需求。

 

我最近看到的評分標準針對學生文章的每一部份評分,卻只有內容除外,只要文章遵循特定的格式,就可以獲得好的分數( 在這個例子裡分數為A),而一篇真正有趣並具有原創想法及批判性思考的論文卻因為文字排版錯誤而只得到B的分數。

 

以下是評閱文章時最常見的要素,來決定學生能否得高分:

 

  1. 想法與內容
  2. 組織性
  3. 語氣
  4. 用字遣詞
  5. 句子流暢度
  6. 寫作規範

 

看一下這個標準:想法與內容所分配到的分數怎麼會沒有超過用字遣詞及句子流暢度呢?當我們的想法被賦予如此低的重要性(在這裡約是17%),難怪人們對文章形式的注意力超過對文章內容功能的要求。

 

這是我們學習寫作的過程。我們是依據制定的模式來創作論文,很少被告知這些模式成為良好模式的要素為何。而且,我們從未被賦予創作與精鍊文本過程的洞察力,也就是文章初稿和第二稿在相較之下該要有如何改變的模式。

 

在大多數的學習環境中,評判文章的依據較重視文章符合規則的程度如何,而非想法的品質。遺憾的是,當我們進入大學時,這樣的方式依舊不變。

 

批改論文並不容易,特別是我們大都強調在文法及標點符號的修正,卻不知道除此以外的其他規則可以遵循。大部分的學生主要都只對得到好成績感到有興趣,因此,學生只想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獲得好成績。

 

遵循已完成文件的模型,足以讓學生在內容、組織性、語氣、用字遣詞、句子流暢性及寫作慣例的標準上得到好成績。學生被賦予的目標只涉及六大屬性中的五個屬性,唯獨遺漏內容的重要性。

 

就我身為科技論文寫作老師的經驗來說,學生大都會請求我給予協助,而絕大部分都是要求我「協助他們改正文法」。儘管我們都知道當我們著重在文法,卻忽略了實質的內容,這只會使寫作品質下降,大多人卻還是一意孤行的單單只針對文法進行修改,這種現象不禁讓我們擔憂。

 

在實驗研究室裡學習寫作有一些不同。在這裡我們給學生已完成的文件,並告訴他們「讓你的文件看起來跟這個一樣」。文件是完整的,卻未附有註解或相關的說明來點出是什麼樣的文件屬性,能使其更勝一籌並值得作為一個「模型」。

 

在一個更糟的情況下,某人內心的對話可能會像是這樣:「如果我問教授是為什麼這篇文章是一個良好的模型,感覺我問了個十分愚蠢的問題,所以還是不要問了。

 

再說,我在英文方面一直都是A的成績,我還有一個自然科學碩士的學位,我以前曾經撰寫過科技報告,我的報告裡都包含所有的資料,所以,我應該是沒問題的。」

 

在華樂絲學術編修的研究論文諮詢與寫作課程裡,我們不斷地觀察到用來構建文章的模式是新文章遵循舊文章的模式。

 

在請求任何人閱讀新報告之前,作者試著盡可能地完整呈現報告的內容。我記得許多例子是作者被告知必須寫到直到沒有其他東西可表達時,然後,他們的指導教授才願意進一步閱讀學生的報告。這種寫作方法:試著模擬已存在文章,阻礙了所有具有創造性的改變。

 

我們如何學習審閱

 

我們如何學習審閱是依循如何學習寫作的模式。在學校,學生依據問題來撰寫文章並被評分。我們花時間學習如何建構正確的文法句子,卻忘記了當我們的內容資料豐富且吸引人時,人們能原諒少許的拼字錯誤或時態問題。

 

往往,對老師而言,句子的標點符號及字母的大小寫是最快評斷文章好壞的元素之一,加上老師無法給每一個人A的分數,所以他們會強調文章的文法勝過內容的想法

發還給學生的論文常出現許多紅筆的記號,標示出拼寫錯誤的字詞、文法錯誤及組織性的問題。換言之,學生的作品是被「評閱」,而非審閱。然而,我們不應該責怪老師們,因為 這正是我們被訓練去做的事。在文章中標示出標點大小寫的問題是最簡單,也是最迅速的。

 

因為在競爭的社會裡,我們被教導不要與人合作,所以這個情況變得更加糟糕。很少有老師會請學生一同合作進行計畫或寫作作品。我們學習不與他人分享答案,因為擔心會有作弊之嫌。我們在學校所練習的方式就是我們利用審閱過程的模式,並補充來自審閱者的觀察與建議。

 

就同儕審閱而言,我們由老師給予的模式來著手:改正拼字錯誤、建議替代的措辭以及改正論文。

 

正因為大家都使用這樣的模型,所以我們也遵循其規則。

 

換句話說,我們做自己熟悉的事。我們也必須在審閱中做點什麼,在缺少更為具體的指示時,我們必須讓人們瞭解我們在審閱的活動中投入相當的心力。畢竟審閱是一種活動,測量我們活動程度的其中一個方法是累計我們在文件上所標註審閱記號的總數量。

 

記號越多,代表我們在作為審閱者的表現就越好。因此,我們將注意力轉向檢閱報告中的數據及修正文法。

 

我們被訓練成反應被動的審閱者,只對文件裡的內容做出回應,卻忽略了文件所缺漏的部分。不論文件目前處於草稿過程的哪個階段,我們被訓練成對已完成的文件進行開刀。即使是當我們替同事審閱文章的草稿時,也從文章的第一頁開始,遍歷整個文件直到結束,直到最後耗盡自己的時間和精力。

 

我們在審閱中常見到這樣的情況,即使正文的討論部分只有 30% 的完成度,連結論都尚未出現,我們習慣從頭瀏覽整份文件,每一頁出現審閱記號的頻率呈現直線式的下降,越到後面越少,卻沒注意到正文的不完整性。

 

透過實驗研究室的訓練,我們對於策略性的審閱一無所知。最常見的策略就是單單完成審閱,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盡快「回到自己的工作上」。我們相信科學或科技報告能成功,只需要提供所有完整的數據資料。我們也習慣認為自己需要做的就是發展正確的研究設計,其餘的部分並不是那麼重要。

 

換言之,報告只不過是資料的儲存庫。因此,大多的科學報告的價值大打折扣,因為要花時間構建撰寫良好、清晰明確且資訊豐富的文件,我們將需要犧牲從事研究「日常工作」的時間。

 

既然審閱是如此的重要,我們應該投入更多時間於訓練人們成為更有效率的審閱者上,特別是在他們的專業訓練過程裡。可惜的是,目前我們還未發現任何一個提供科技溝通寫作的學術課程提供審閱相關的課程(而非編修)。特別是像審閱的複雜性與困難度,絕對有充分的理由需要這樣的課程。

 

我們曾詢問過數百位在不同大學各個學術領域的學者,發現大多數的審閱者在工作中學習審閱。此外,針對科技與專業溝通寫作中最受歡迎的書籍進行調查,我們發現提及審閱這個主題的內容少之又少,在平均三百頁的內文中,關於審閱的內容少於5%,然而,審閱確實佔了整個過程的5% 以上。

 

我們如何請求審閱

 

當我們分析審閱做法時,我們所查看的不只是審閱中的文件。我們也評估人們如何針對審閱進行溝通及其用來協助審閱的工具。

 

通常,我們會提出的要求為:「請在(日期)之前審閱 完成」。我們很少發現作者提供指示說明來協助告知審閱者:「請看一下x部分,因為我真的在解釋y這方面有困難」。關鍵在於作者很少將自己的要求提供給審閱者,讓審閱者能著重在該如何協助文件與作者改進自己的作品。

 

針對審閱的方法進行評估,結果顯示集體性的審閱工作對於改進文件的溝通品質沒有太大的作用,這樣的方式可能可以改善資料的準確度、符合範本以及包含文法完全正確的句子,但是訊息的傳送及論證的邏輯可能依舊是模糊不清或甚至是不正確的。

 

結果

 

所以這種情況是這樣發生的:收費昂貴的學科專家,也就是審閱者,淪為從事編修的工作,因為這是他們最瞭解的部分,自己感到相當熟悉,也是所有其他人所做的事情。

 

此外,這樣的情況將不會好轉,因為即便是這些專家找到更好的替代選擇,他們還是會忙到無法改變,他們有平日的工作需要完成,他們也有太多的文件需要審閱,並且被工作的校訂方法所束縛。儘管他們想改變做法,機構的領導者可能不會接受。

 

幸運的是,在文件審閱的方面,我們能夠透過完成許多事情來真正改進個人及機構的工作方式。透過我們所進行的諮詢與訓練工作,我知道這是可行的,因為我們已協助許多機構改進審閱的做法及文件的品質。

 

改進審閱的做法

 

以下針對審閱博士生論文出版的寫作,我們將提供指導教授一些建議。審閱應用來當作一種為研究及科技報告構建品質的工具。在大多數給專業作者的手冊裡,建議使用審閱是出於簡單且明確的理由:其目的在於判定問題以及提出能使文件符合目標及讀者需求的改進建議。的確,科學創造設備與藥物,然而,產品能獲得批准的關鍵是文件。

 

為了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創造出高品質的文件,審閱必須在文件發展的各個階段進行。無論是哪一個階段,所有的審閱必須具有策略性,也就是說,審閱必須探討文件是否針對報告所描述的資料提出了正確論點的基礎問題。審閱者必須詢問文件是否能經得起挑戰且能完全證明其結論,也必須詢問讀者是否能有足夠的知識背景來理解文件所表達的立場。

 

審閱讓學科專家及指導教授得以增加作者可能無法獲得的資訊。審閱是一個評鑑的過程,著重在文件的基本元素上,也就是文件內容應該發揮的作用或應該表達的內容。

 

以下我們依重要性,由高至低的順序來描述審閱的主要目的:

 

  • 關注於目的:確認內容是否符合文件的目的、論點的邏輯是否完整、以及文件內容的組織性是否隨時支持讀者對於文件的期望。
  • 關注於讀者:確認討論是否精確(語意)、是否提供足夠的情境資訊與易於瀏覽。
  • 關注於依從性:確認內容的準確度、完整度、以及風格是否前後一致性,是否有合理良好結構的文法。

 

成功的團隊合作的文件發展及審閱做法,包含以下的特性:

 

  • 所有的作者都及早參與,並界定作者的角色與職責。
  • 為最終的文章闡明目標的領域、目的及訊息。

 

針對最終的文章成果,提出共同的優質標準,並針對審閱文章的人、事物、時間、原因,正式地描述程序性的議程。

 

識別與計畫審閱的階段、以及相關的要務,才能更容易地通過最終的期刊同儕審閱,而審閱者的意見也可以更針對內容而非英文。

 

其他資源:

 

以下網站連結是麥可.尼爾森 Michael Nielsen 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科學同儕審閱的三大迷思 Three myths about scientific peer review」,絕對值得您一讀。

 

另一篇您該閱讀的文章是艾莉森.邁克庫克 Alison McCook發表在「科學家 The Scientist」雜誌的文章:「同儕審閱癱瘓了嗎?」,您應特別閱讀標題為「同儕審閱的信仰」(The Religion of Peer Review)的這一部份,在這個章節裡,作者擴大闡述了我們的觀點,許多期刊的豐富資料都顯示同儕審查對於改進論文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賓州大學的斯考特.阿姆斯壯J. Scott Armstrong撰寫了一篇相當精采的文章,內容是關於當前面對科學期刊同儕審查的挑戰以及他自己給予作者及期刊編輯的建議。

如何增加出版學術期刊文章的影響力來提高引用次數?
第六版APA寫作風格手冊與第五版APA的差異
訂閱電子報

提供英文翻譯文法,寫作格式,碩博士生涯規畫專為台灣碩博士生與研究者量身打造的學習內容每週自動寄送至您指定信箱,隨時都能取消訂閱

超過 250,000 名中港台碩博士生與研究人員訂閱

演講活動

2020.11.27 -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2020.11.19 - 工業技術研究院

2020.11.17 - 國立臺灣大學

2020.6.16 - 工業技術研究院人力處

2020.2.6 - 國立交通大學產學運籌中心

邀請Dr. Steve Wallace演講
文章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