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學術期刊的價格高漲,對學術界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2017 / 3 / 28

31664

0 將此網站加入您的書簽

問題:「為什麼學術期刊收費如此高昂?」
-越來越多學者不斷提出的問題

回答:
近年來,學術期刊的使用費開始大幅上漲,許多期刊皆開始收取高額的費用,無論是訂閱費或是單次文章下載取用費。期刊的訂閱費用比雜誌或報紙高出好幾倍,有時一本期刊的訂閱費可以高達數百、數千,甚至上百萬美金。為了提供教職員與學生方便取得期刊資源的途徑,學術機構多半得自行承擔這些期刊高額的收費,但是,近年來不少學術單位也開始感到難以負荷。

事實上,學術期刊出版社最早是屬於非營利性組織,成立宗旨是向更多讀者推廣學術著作,因此多半只賺取足夠維持書籍出版的收入。然而,某些商業性質的出版社發現市場出現缺口後,抓住了科學研究界背後的龐大商機,開始於1960與1970年代加入期刊出版市場,自此造成期刊費用開始向上攀升。

為了對抗期刊漲價的趨勢,各高等教育機構於2017年1月1日共同加入抵制Elsevier期刊的行列(Elsevier為經營科學、技術、醫學資訊服務的國際知名出版商)。臺灣有超過75%的大學加入這項杯葛活動,其中包含國立臺灣科技大學。根據臺科大表示,Elsevier期刊的訂閱費每年上漲8至10%,金額高達該校電子期刊資料庫經費的21.7%。

Elsevier期刊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爭議。事實上,全球並不只有臺灣學術界對於該出版商進行抵制,德國各大學也自2017年1月1日起取消與該期刊的合約,甚至由於國際上許多學者不滿該期刊收費過高,對於其在「提升資料開放取用性」方面的緘默態度更是倍感失望,因而持續發起「知識的代價」(The Cost of Knowledge)的抗議運動。

這類期刊出版費用大幅上漲的情況正是所謂的「期刊危機」(serials crisis)。數十年來,由於許多圖書館的期刊經費成長停滯,甚至不漲反降,導致這些圖書館不是被迫取消訂閱收費較高的期刊,便是轉而採行開放取用(open access)的模式。

開放取用模式下的期刊或平台會免費開放其資源,且多半不對於授權許可或著作權加以限制。不過,若要出版論文,作者或所屬單位通常仍必須先繳交一筆文章處理費。儘管如此,開放取用模式較有助於讀者取得資料,這代表更多學者得以將自己的研究奠基於他人成果之上。

那麼,非開放取用的期刊究竟為何要收取如此高的費用?原因可能在於學術期刊的訂閱人數通常較少。請先設想:訂閱關於計算流體力學的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Numerical Methods in Fluids會有多少人,相較之下,再想想訂閱National Geographic或Billboard的用戶可能有幾百萬人。由於學術研究的領域專業性高,期刊的讀者群通常較小,因此使得向每位訂閱人收取的費用也較高。

此外,期刊的訂閱戶多半不是個人,通常是由您的所屬機構代為訂閱期刊,因此訂閱成本可以分攤在數以千計的學生與教職員工上。然而,從Elsevier的案例可以看出,即便訂閱者是多所大學,光是一本刊物的訂閱費也能令其感到卻步。

一般而言,期刊收費高昂的原因在於他們佔盡優勢。期刊出版的著作是學生或研究員在學術道路上必須取得的資源。若您想複製或修改某份研究進行的實驗,必須先花錢訂閱該期刊,以取得研究內容。不過,該份研究通常不會出現在別家期刊上,加上科學研究員與學生往往勢必要取得該份研究,因此這份需求形成了一種壟斷效應。對此,Elsevier Science執行長Dirk Haank解釋:「基本上,期刊費用是透過概略估算著作的有用程度來決定,我們可以隨時間調整價格」。

然而,營利性的期刊出版社勢必得提升銷售業績,為股東尋求更大的獲利,這對於追求利潤的企業來說是非常標準的作業模式。因此,一旦訂閱者取消合約,或是威脅說要取消合約,營利性企業第一時間的反應便是如臺科大所說的「提高訂閱價格」,如此才能抵銷流失的利潤。於是,這種情況進而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由於自由市場發現從中獲利的商機,學術期刊費用高漲的情況已發生在很多其他領域當中,使得不少學者與圖書館員紛紛譴責這種投機行為,因為他們被迫繳納比以往更高的費用。不過,網際網路與開放取用模式倒是十分適合做為解決方案。學術期刊出版業是否能走入光明的未來,全維繫於這類新型的期刊出版模式是否有效運作,以及營利性期刊出版業能否適應市場不斷變遷的本質。

爭取教職或攻讀博士一定要自問的問題:我該進入大型還是小型的大學?
如何才能獲邀成為同儕審閱者?九個實用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