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在學術寫作中將「段落」視為論述單位

2017 / 12 / 5

1310

0 將此網站加入您的書簽

本週主題是將論文中的段落做為「論述單位unit of discourse」的重要性。寫作新手通常會著墨於不斷地修改精進全文或句子的地方,卻鮮少會注意到段落的功用。我們都熟知文章必須具備溝通目的,也明白句子是建構起完整篇幅的基礎元素,但段落呢?就往常經驗來看,段落屬於居中型的寫作單位,時常受到忽略,原因是大家通常低估了段落對於讀者的重要性。對於讀者而言,分段有其意義;從上一段轉換至下一段時,我們認為這個動作會結束某個看法、議題、論述、或證明等,以便準備邁向新話題。換句話說,我們通常抱持某種預期:同一個段落內會出現單一主題,而不同段落之間會呈現具有差異的主題性內容。因此,一旦作者沒有將各段落的寫作區隔得宜,懷抱這種預期心態的讀者很容易會大失所望。

以下列出四項描述「段落重要性」的注意事項,學術寫作者不可不知:

1. 段落十分重要:
簡言之,花多少心力撰寫句子與文章,便應該花多少汗水在段落安排上。

 

2. 每個段落通常需要一個主題句:
建議寫作新手先假設每個段落都需要一個主題句,但為了不要給人太武斷的感覺,句子前面加上「通常」二字是個不錯的方法。除此之外,不需要主題句的例外情形包括:開頭引言段落(全文的主題句)、轉承段落(用以表示主題的重大轉折)、連續段落(所有段落皆發展自同一主題)。

 

3. 段落內的句子必須緊扣主旨:
段落內的句子必須確實緊扣主題句呈現的主旨。這種主旨連貫也必須透過語言學手法來產生連結,例如有策略性的重複、使用關鍵詞。

 

4. 決定段落長度的標準有其意義:
段落長度應取決於內容,而不是句子數量或篇幅。每次我問學生分段的理由為何,他們時常回答以下這類原因:「我以為這段已經夠長了」。

如果多加注意段落的重要性,相信不只能增加段落的內在連貫性(internal cohesion),也能改善全文整體的凝聚力。一旦作者有辦法將文字分成一連串的段落,每一段都扮演著明確的角色,我們便能從架構來更了解文章的整體訴求。針對該如何分段,這裡提供下列兩點分析:

 

  • 先問自己:這樣的分段方式有什麼效果?

就經驗來看,很多作者常忽略分段這回事,他們的段落通常過短,也鮮少具備明確主題或主旨發展。我們都需要進一步思考「該如何串連句子才恰當」,因為只有讓段落內的句子好好發揮作用,才能使文章更上一層樓。或許句子有可能寫的不夠完美,致使讀者感到失望,但我們通常期望段落可以給讀者帶來所需的資訊,因此一旦分段不彰,即便文中包含了強而有力的佳句,也沒什麼用處。

段落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而句子則是寫作的基礎單位。實際上,我們與讀者之間原本就存在某種差異:我們習慣逐句寫作,而讀者則是以較大的單位消化訊息。若我們處理較大的訊息單位時不夠小心,即便每一個句子讀起來都沒問題,讀者也可能難以完全理解我們的意思。這種情況是寫作過程中經常發生的問題,因此在修改的階段更要多加留意。由於我們書寫是逐句寫作,因此很難在草稿階段便將注意力轉移到段落的鋪陳上。不過,編輯過程便可以將重點放在雕塑出強而有力的段落上。段落雖然是用文字書寫出來的產物,卻也是一項需要費心雕琢的工程,我們在寫作過程中先創造出零散的句子,最終再將這些句子修改與重整成脈絡相連的段落,進而建構出意義。

若您寫出發展不全或毫無連貫性的段落,只要當中有金言佳句,一般而言不會構成什麼大問題。學術寫作是一種累積的過程;每個句子只能承載一定的重量。若我們將重心從「句子組成」轉移至「段落建構」上,便能考量讀者的需求,同時增加文字連貫性。因此,先問問自己:「這樣的分段方式有什麼效果?」。如此一來,這些段落才更有可能符合讀者的需求。

 

  • 段落間設置區隔點

專業人士在教導段落寫作時,通常會談到「分段」的標準並非取決於文字長度,而是文字需求。有時候,這套標準可以大幅提升寫作成果,也就是將每個主題各自安置於一個段落之中,段落間的區隔點也設置得十分清楚。換句話說,「每段需要一個明確主題」確實是一個通則,但現實中的寫作往往更加複雜。以下將示範處理「滔滔不絕型」文章段落的分段策略。

 

在進入範例以前,先來稍微談一下段落長度。比起正常的學術寫作來說,部落格上的文字段落通常比較短,原因有兩個:一、閱讀部落格文章的專注度通常低於學術文章,因此最好將文字的組成變得更易消化。二、現今的讀者會在各種裝置上閱讀文字,某些裝置的閱讀版面十分受限,因此段落顯得比平常更長。不過,這些考量只適用於部落格文字,不必套用至學術寫作。從事學術寫作應先預設讀者的專注度到達什麼程度,暫且先不論最後是否給予文章同等的專注度,並假設無論閱讀的方式為何,文章的目的是要提供持續性的論述,因此需要較長的段落篇幅。以下段落範例的長度算是較短的部落格文字的內容,不過稍後示範的編修策略則可以用於較長篇幅的學術寫作。

 

部落格文章段落範例如下(尚未分段):

We will think about the writing process differently depending on whether we think of the task broadly or narrowly [廣義主題]. When we think of writing narrowly, we are naturally creating a separate space for planning and for revising. And for some people, this is surely exactly what they need to do. For some writers, however, allowing writing to be the appropriate name for a broader range of activities is invaluable [明確主題]. If we think of planning as a species of writing [明確主題的第一點], we can then use writing as a way of clarifying our own thinking. When we hold off writing in order to plan what we need to say, some of us will flounder. Being stalled in the pre-writing stage is pretty common; I sometimes see writers who have pages and pages of outlines and sketches, but who don’t feel ready to write. I’m not saying writing is the only solution, but I know that writing generates writing. Starting early may confirm that you are in fact not ready, but it may also generate the text that you need or lead you to the questions that you need examine. Similarly [提示讀者:即將進入第二點], we can use writing as way of manifesting our commitment to extensive revision [第二點]. When we think of revision as distinct from writing, we are much less likely to enact the degree of alteration necessary to move from first to final draft. When writing is seen more narrowly, revision can be seen as conceptually different from writing, making it more likely to lapse into a limited project of cleaning up mistakes. That limitation shuts off the possibility of using (re)writing as a way of radically strengthening a text. Overall [提示讀者:將兩點合併討論], if we use early writing as our way of figuring out what needs to be said and late writing as our tool for reshaping our text into the most suitable form, we are more likely to break out of the insularity of our own internal thought processes. By framing all our writing activities as writing, we give ourselves access to the power of writing to organize and reorganize our thoughts.

 

上述範例的作者明白必須在某些地方分段,但在真正知道自己想寫什麼以前,決定先寫成一整個段落。即便段落尚未分段,我們仍可發現全段可分為兩大支持論點。那麼,體認到段落構思夠完善的事實後,我們可考慮什麼樣的編修策略?

 

1. 顯然,我可以原封不動,維持「一個主題、兩個論點、一大段落」。在這種情況下,不分段的理由不是「無意給予這個主題太多篇幅」,就是「不想讓這部分獲得太多注意」。如果選擇「維持一個段落」的處理方式,那麼除了必要的編修以外,段落不會有什麼改變,而且文字細節也不會太多,讀者會認為全段只有一個中心思想。

 

2. 修改成兩個段落。雖然這個修改方式看起來較合理,卻也容易讓寫作者感到困惑。如果第一段建立起主題,我們能否將這個主題打散成兩個或多個段落?只要將後面的段落開頭處理得當,這麼做當然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第二段的開頭勢必要寫得更突出,才能帶出主題的第二點。上方範例使用similarly做為轉折語,除了這個方式以外,仍需要一些重複性的字眼或平行對句,才能幫助讀者找出分段的原則;這時,第二段開頭可以改成Similarly, if we think of revising as species of writing, we can …。藉由呼應第一點的句型與用字,讀者便會知道即將進入第二點。若打算分成兩段落,那麼將結語放在第二段末是可行的做法,只要讀者可以清楚知道是全文結論還是段落結語即可。這個方法也適用於常用的序數分段方式。假設一個主題可分成兩點,那麼第一點可以使用first來開頭,如果要將第二點分到下一段來談,這時便不只使用second來開頭,例如可以說:The second aspect of [this topic] concerns …。

 

3. 最後,如果有足夠的論點要發表,可以把段落分成三段:第一段可做為主題段落,其他兩段各有自己的主題句。除非有意擴展內文篇幅,或是希望讀者深入了解所提出的概念,否則我們通常不會選擇這種分段方式。

 

總而言之,最重要的是在草稿階段中讓提出的概念自由發展,這時先不必擔心如何安排適當的分段點來協助讀者閱讀。尚未動筆以前,誰有辦法知道這個主題會占據多少篇幅?到了草稿的最終階段,如果這個主題沒有太多空間可以發揮,我們也已經先寫出了一個較簡短的版本可供使用。一旦我們決定好文字細節與發展的程度,便可開始構思如何分段。假如已經知道各段落的比例相當,這時將文字分成不同段落也會更有把握。秘訣在於:先思考想在邁入下一段內容時給予讀者什麼訊息,再提供他們必要的提示,以便讓文章的轉折可以達到「天衣無縫」的境界。

 

 

希望以上內容對您有所助益。欲了解學術論文編修或翻譯服務,可以造訪華樂絲網站,電子郵件或致電 02-2555-5830,將由專人為您服務。

加入好友
十六組容易混用的相似英文單字
華樂絲學術英文講座:高效率研究者所必備的寫作技巧大公開– 12月1日(五)